媒體專訪
專訪北醫第三屆校長謝孟雄博士 暢談北醫早期學校經營理念與事蹟
2022-04-20

成立於一九六零年的臺北醫學大學,現今有十一所學院,一家醫學教育中心,在校學生超過六千名,創校以來,培育四萬五千多名校友。另有北醫、市立萬芳醫院、部立雙和醫院、臺北癌症中心、臺北神經醫學中心及新國民醫院等六所優質附屬醫院,照護眾多國人的健康。

 

多年來,臺北醫學大學力於提升各項教學與研究軟硬體設施,獲得多項肯定,例如,世界大學排名2021 QS第387名,2021 THE 303名;亞洲大學排名2021QS第90名。在2018年獲教育部高深耕計畫,每年二點六七億元,五年共十三點三五億元,為私校第一。又於2022年世界大學排名晉升到200-250級,在國內是包含公私立大學中僅次於台大,排名第二之世界名校。

 

臺北醫學大學成果斐然,為國內醫學人才培育重鎮,校園環境優美,現代式建築大樓煥然一新,很難想像在民國六、七十年間,學校虧損嚴重,一度校務經費還不到四十萬元,當時學校廚房餐廳為鐵皮屋,設備簡陋,衛生環境堪慮。

 

為了讓北醫校友與同學們熟知母校創辦及經營的艱辛歷史,財團法人台北醫學大學校友會教育基金會董事長暨創辦人、曾任北醫校友會會長及台北醫大董事、北醫醫學院第三屆校友、名醫李宏信醫師,特別拜訪北醫第三屆校長謝孟雄博士,暢談他任職期間的成就與事蹟。

 

風雨飄搖中接掌北醫

民國六十八年,甫成立滿十七年的台北醫學院處於風雨飄搖局勢,對外必須面對台大醫學院、國防醫學院等擁有優勢資源的公立醫學院競爭,對內則是學校連年虧損、債台高築的窘境,亟需在學術研究與行政管理方面有豐富經驗的學者擔任校長帶領北醫體系。

 

北醫創始董事徐千田教授、胡水旺教授獨排眾議,延攬當時年僅四十五歲的年輕學者謝孟雄擔任校長。

 

謝孟雄表示,當時他在醫界資歷尚淺,但徐、胡兩位教授都是他的恩師,「恩師找我幫忙,怎可能說不。」,憑藉一股初生之犢不畏虎的精神,願意大膽一試。

 

回想初上任時眾多流言及批評,質疑空降北醫,資歷不足,謝孟雄表示,既然恩師託付,他對流言一概充耳不聞,堅信唯有做出一番成績,方能平息眾議,令人信服。

 

匱乏時期逐步奠定發展基礎

上任後,第一道難題就是北醫財務困難,謝孟雄指出,第一年校務經費竟然只有三十四萬元,經深思後決定用來修繕餐廳廚房,因為當時餐廳簡陋,衛生條件極差,為悶熱的鐵皮屋,地板是容易泥濘的泥巴地,且沒有紗窗,難以阻擋蚊蟲蒼蠅,椅子甚至是路邊攤的板凳,很難想像這會是醫學院一部分。

 

在有限經費下,謝孟雄將地板換成磨石子地,裝上紗窗,天花板架設十盞電扇,讓空氣流通,並新購兩百張勇士椅,汰換老舊板凳,廚房換成乾淨的不鏽鋼廚具,終於讓師生擁有乾淨舒適的用餐環境。

 

第二年學校經費兩百萬元,謝孟雄表示,其中一百七十萬元用來修繕七座球場,不過,這個決定在董事會上引來不少雜音。

 

謝孟雄說,會如此籌劃的理由有二,一為球場已經使用十七年之久,從未整修,地板多處破損,學生運動時,若因此受傷,恐遭家長責難。其次,學生需要運動,才能具有強健的體魄,擁有足夠的體能行醫救人,因此修繕球場有其必要性。經過一番陳述後,董事會終於同意進行。

 

第三年學校經費倍增至四百萬元,謝孟雄說,其中三百萬元用來修繕藥學大樓,因為藥學大樓屋齡十七年,外觀陳舊,宛如古堡,亟待整修。修繕大樓後,除了讓學生擁有更好的學習環境,也提供教授更舒適的研究空間。

 

第四年校務經費在倍增為八百萬元,謝孟雄將半數金額添購二十座牙科治療床,除可供醫師治療之用,也可供學生實習之用,這為北醫牙醫學系奠定深厚基礎,培育出大量優秀的牙醫人才。直到今日,大台北地區半數執業牙醫師均出自北醫。

 

經營有成獲教育部補助

任職第五年,謝孟雄持續推動校園內部財務改革,成果有目共睹。為了提高教學及學術研究績效,積極向教育部爭取補助,終於獲得教育部認可,提供新臺幣兩千八百萬元,作為七十、七十一學年度「教學改進及獎助:私立學校教學獎助」,以用來添購教學儀器及興建第二教學大樓(今杏春樓)。

 

一九八一年八月,謝孟雄奉教育部至美國觀摩醫學教育,返台後為北醫長期發展擬定多項重要目標,杏春樓正是其中之一。一九八一年秋天籌建規劃,一九八二年三月五日動工,隔年九月落成。

 

謝孟雄表示,杏春樓地下一樓為書庫,地上一樓作圖書閱覽室,二樓則為行政辦公室與教室,三、四樓供作可容納四百五十個座席的演講廳及學生社團活動室。

 

謝孟雄說,杏春樓興建使用後,大幅提升北醫的教學品質及環境。

 

北醫三大難題逐一化解

謝孟雄任職校長五年期間,北醫從財務困窘,到獲教育部資源挹注,之所以能有如此巨大轉變,謝孟雄說,「全靠一個求生存的意念在支撐。」,接掌北醫當時發現學校面臨三大難題,一是債務問題,二是教師待遇問題,最後是附屬醫院規模問題,這些都必須一一克服。

 

在債務問題方面,謝孟雄表示,當年北醫負債高達八千八百萬元,一年利息高達一千一百萬元,學生學費總額扣除應清償的債務,所剩無幾,加上教育部凍漲學費、社會對捐助私人興學的興趣缺缺,可用「阮囊羞澀」來形容校方財務困境。

 

謝孟雄指出,當時採取「錢該用的就用,一塊錢要當三塊錢用,不浪費任何一塊錢」態度,一邊慢慢還債,一邊推動學校建設。

 

在教師待遇問題上,謝孟雄提及,當時北醫教授月薪一萬二,公立大學教授月薪三萬,兩者落差太大,唯有弭平待遇差距,才可能招聘到優秀的老師來北醫。

 

為此,他分二階段調整待遇,第一階段調高到一萬八,一段時間後再調高到二萬四,最後調升到三萬,與公立學校的待遇平行。爾後越來越多優秀的教授願意至北醫執教。

 

至於附屬醫院部分,謝孟雄認為,附醫經營規模太小,設備不足,在服務量能、教學、研究均達不到應有的水準。但這個問題與前二個問題環環相扣,在債務逐漸清償及教師待遇逐步提升的同時,附醫營運逐漸步上軌道,任職校長第三年時,附醫終於轉虧為盈,為日後發展打下良好基礎。

 

為學費與招生名額奔走

在私人興學相當艱難的年代,私立院校想增加財源,就只能調漲學費及增加招生名額。由於醫學院經營成本相當高,北醫設立之初,如何爭取更多資源挹注,就成了北醫校長最頭痛的功課。

 

謝孟雄說,當時社會輿論,及教育主管機關均主張學費凍漲,為此,他有了拜會行政院長,積極遊說的念頭,因此,邀集台灣北中南幾家私立院校校長,在東吳大學校長端木愷帶隊下,由時任教育部長朱匯森陪同,搭一台廂型車直驅行政院拜會院長孫運璿。

 

孫院長接見時詢問,醫學院經營遇到了什麼難題?謝孟雄娓娓分析說,北醫現有三千名學生,一人學費三萬元,一年學費收入九千萬,然而北醫聘請二百多位教授執教、做研究,一個教授一年敘薪至少五十萬,二百位教授就要花上一億。收支相抵後根本沒有多餘的經費,可做任何事。

 

就在謝孟雄積極爭取下,孫院長認為確實有必要合理調整醫學院學費,為此,教育部同意開放學費微調。此外,謝孟雄多次向教育部爭取放寬招生名額限制,讓更多有志從醫的學子得以如願接受良好的醫學教育。

 

人生黃金五年在北醫

在北醫耕耘五年,謝孟雄說,「能在四十五至五十歲人生黃金時期,對北醫有所貢獻,這是我的榮幸。」

 

他回想起擔任校長第三年時,與恩師、前輩陳定堯教授見面時,竟對他深深一鞠躬,行最敬禮,講了一句台灣話「我真感謝你不是來搵豆油的」,令他終身難忘。

 

「國父孫中山是我最景仰的人」謝孟雄說,孫中山是一名醫師,對國家社會懷抱一份無私付出的心,令他深受感動,這也是畢生效法的榜樣。

 

現年八十七歲的謝孟雄為國內婦產科權威,在擔任北醫校長期間,為學校打下長遠發展的基礎,造福日後無數學子,厚植國內醫學底韻,讓所有北醫校友敬佩,成為最佳學習典範。

 

除了經營校務有成,出身醫界的謝孟雄曾出版《子宮異常出血之研究》、《中年婦女的疾病與防治》、《懷孕與育嬰》等專業書籍,學術地位崇高。在攝影領域上的成就,也是令人讚嘆,出版攝影集《舞》、《天鵝湖》、《探戈》、《鏡頭.印象─謝孟雄奧塞藝術》、《印象派畫作攝影集》、《光與影:謝孟雄回顧展》、《日本當代建築之旅》等書,獲得眾多專業攝影師肯定。

台灣醫級邦_李宏信醫師宏仁診所02-25713168鼻過敏耳鳴眩暈
中華民國防高血壓協會財團法人綠杏文化事業基金會健康新聞社光華家醫科診所
Copyright © 李宏信醫師網 All Rights Reserved / 當日流量 315 / 累積流量 2706426
本網站由健康傳媒製作維護 請尊重智慧財產權,勿任意轉載,違者依法必究